兔萌萌

写文,画画,读书,爱凯源。

想写个双老师的中长篇……或者老师x学生……你们给我个意见吧……
真的是太好看了我们眼镜凯源_(:з」∠)_给大佬献上头盖骨……

【凯源】霸道总裁爱上我03


【邬童视角】

高三党真的是太辛苦了,语数外就算了,理化生还布置这么多题真的是有点费解。

我算了算时间,要是这两天去打棒球,可能就要写不完作业了。

我权衡了一下,打棒球可以活动一下筋骨,锻炼身体,放松神经,呼吸新鲜空气……还可以见到班小松,诸如此类,比那些我已经很熟悉的英语语法和物理公式要有益的多。

所以我耿直的选择了打棒球。

两点下楼的时候没有看到小女仆,她可能还在午休吧,她好像并不是一个作息很有规律的人,经常关着门也不知道在不在里面。

我是第一个到的,提前了半个多小时,班小松是第二个,小步跑着过来,刘海被吹到一边,很可爱。

我特别喜欢班小松的眼睛,嗯,话说回来我可能是个眼控,他眼睛形状特别好看,微微仰头看我的时候好像调皮的小鹿,特别可爱。

吹开的刘海将他的眼睛暴露出来,我冲他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控制住面部表情。

有点奇怪,对于我的提前到来他没有任何的意外和开心,甚至……怎么形容呢,他好像在回避我。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来却没了往日的朝气蓬勃。

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目送他走进更衣室。内心有点复杂。

高三九月开学有一次开门考,十月还有一次统考,往后的大小考试更是不计其数,我理了理自己的额发,突然发现好像以后还真的没什么时间出来玩了。

班小松学的文科,那他们的作业应该更多一些吧,我想。

说实在的,虽然我对小女仆有好感,到现在为止连她几岁在哪里上学等等这些基本的私人信息一概不知,况且看她那样……一个哑巴说不定根本就没有上学。

我有点完美主义,哎,说实在的我接受不了一个学历几乎为零的人做我的另一半,我爱的人需要和我有众多的共同语言。

我想了想,还是班小松对我的口味多一些。

虽然他是个男生。

我发现我好像并没有很在意性别的问题。


班小松很快跑出来了,他示意我和他可以开始训练了,我点点头拿起球。

该死的,怎么现在感觉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勾人。

那双杏仁眼真好看啊。

我的视线不自觉的被他吸引了。

球员们一个个的陆陆续续到齐了,他便组织大家集体训练,我内心竟然生出了几分不爽。

我想着两个人的私人训练。

焦耳又跑过来和他勾肩搭背了,真烦。

我有点迷茫。

这到底是出于对好朋友的占有欲,还是荷尔蒙的刻意吸引?

我瞥了一眼尹柯。

曾几何时,我们在球队的关系也是数一数二的。

但我从从未对他滋生这样的感情。

似有所感,尹柯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焦耳在和队长说你家女仆的八卦。”他说完这句就走了。

我去,焦耳八卦真的好灵通啊。

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我感觉班小松的表情并没有很开心。

他不会在……吃醋吧?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我希望他吃醋,我竟然希望他吃醋。

我摇了摇头走到一边。

可能并不是班小松的问题,是我脑子出了问题吧。



emmmmmmm…………
这个脑洞也是可以的……
我又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脑洞来源见图】

夜店小王子×暖心医生

王源是COCK CLUB的驻场歌手,外貌在gay圈是出了名的被人公认的好看精致,一双杏眼敛着水波藏着星星分分钟把你七魂八魄都勾了去。偏偏那人每次都是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好像举手投足只是无意识的撩拨罢了。那人还有令人艳羡的魔鬼身材,挺翘的臀和劲瘦的腰肢,一对傲人的大长腿和凝脂般洁白的皮肤。正所谓360度无死角,大概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王源不动的时候,一袭白衣安安静静弹钢琴,纯洁无暇的像个天使,而当他挑起嘴角的时候,穿着紧身裤皮夹克捧起电吉他又好像一只蛊惑人心的魔鬼。他兴起了就甩了外套跳上几首劲爆的舞曲,扭腰顶胯的动作让几乎让所有在台下观看的男人禁不住红了眼。
当之无愧的夜店之王。

——————————————

王俊凯是一家公立医院的外科医生,热衷于慈善事业,不抽烟不喝酒,不吃甜不吃酸,嗯,单身。
今天有一个同科室的医生过生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大家想着去小小庆祝一下,王俊凯就跟着去了。
那个医生是个无酒不欢的人,偏偏干了医生这行不能多喝,压抑了那么久现在是找到了发泄口,一开始大家多少在陪着他喝,后来他醉了也就没再喝了,大家明天都有工作,主角醉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准备散了。
王俊凯和今天的寿星家比较近,又都是男的,就自然而然的承担了送他回家的任务。
本来以为那人都睡着了,半路突然睁开眼睛嚷嚷着说要去找王源。
“王源是谁?”王俊凯疑惑。难不成是他对象啊?
“……嗝。去了你就知道了。送我去奎安街228号。”
“……哦。”王俊凯把方向盘转了一个方向。心里也没多想。

——————————————

奎安街………228号……
王俊凯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一家同志夜店吗!
他刚想着发动车子离开,那边寿星就打开车门自顾自的走了下去。
“愣着干嘛,进来啊。”

————————————————

[依旧是个预告hhh,有人看吗有人看吗?看到人多就写文hhh]

【凯源】霸道总裁爱上我02


*追人不是件容易事

【班小松视角】

我叫班小松,现在已经是高三准毕业生了,但是我喜欢上了我邻座的男孩,他就是我们球队的王牌投手,邬童。

邬童在我们学校算是那种风云人物,成绩好长得帅不说,棒球特别厉害,堪称少女收割机。

虽然他自身条件优越,但是我和他认识两年,他却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除过和中加的那个拉拉队长有过短暂的交集(因为去美国打棒球的事),对其他女生甚至是我们棒球队的助理栗梓都敬而远之。

至于对他的感情,我想我是日久生情吧。高一我俩刚认识的时候他特别高冷,我也只是单纯的仰慕他打棒球的能力,对于他的脸真的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的,真的,他帅是帅,但我觉得比我还差一点。后来慢慢熟悉了,我发现他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对我的要求往往都是有求必应,我就这样慢慢的沦陷在他的温柔中了。再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差点要出国,那时候真的是每天都沉浸在患得患失的恐惧中,一想到以后都见不到他,心里就难受的要死。

那时有一天做梦梦到他离开了,起床之后我已是双目通红,泪流满面,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恍惚的走到拉面馆门口,看到他埋头吃面的时候心脏好像才重新跳动。

然后那家伙就在我的注视下抬头,然后眉头微皱。

“傻子,你怎么又哭了。”

我知道男孩子掉眼泪是一件特别不爷们的事,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他一开口我眼泪就决堤了。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我确定了自己的感情。

但是我俩都是男的,他还是个有女神的男的,每天签到打卡雷打不动的那种死忠粉,怎么看都是直男的思维啊。

于是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守护我的感情,偷偷看他,尽我所能的对他好。暗恋真的是挺痛苦的,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把握分寸,那些喷涌而出的喜欢越积越多,我感觉自己都不能正常的和他交流了。

偏偏让人心寒的是,他最近不知道抽什么风,和我说话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我爱搭不理的不说,棒球队的训练也老是不在状态。

我每天都在反省自己,想我又做错了什么惹到他了。

然而并没有找到。

我一个人想的头疼死了,就偷偷的把这件事告诉了栗梓,毕竟这货可是资深腐女,我估计我可能就是中了她的毒。

栗梓的惊讶是意料之中的,不过同样惊讶的还有我自己,栗梓惊讶的是我俩居然还没有在一起。

她跟我说邬童绝对对我有好感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不敢冒险,按照邬童的性格,这窗户纸捅破就不可能再做朋友。

栗梓不愧是我从小到大称兄道弟的好队友,暑假里第一天她就告诉我说邬童家里正在召女仆,和我们一般大的这种。

我一开始质疑这消息的真实性,栗梓一口咬定,她说不信你微信问一问小王,我妈一个朋友就在邬童家当雇工,都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然后她下一秒就和我说,机会难得,你女扮男装,我让我妈那个朋友帮你介绍一下,保证没问题。

女扮男装这种事,我倒不是接受不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嘛。但是邬童又不是傻子,就算他认不出来我的模样,听声音也足够了。

所以我当然拒绝。

栗梓说你为什么要说话,装哑巴就好了,还省事。

我说谁家召女仆愿意召来个哑巴啊!

可是他们这个招聘是加急的,就一个人,先到先得哦。栗梓缓缓的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你想想………这样你俩可以住一起
,多少你可以更了解他一点啊。

顺便可以看看他是不是喜欢女生。

我脑补了一下邬童睡觉换衣服洗澡的生活日常,感觉要喷鼻血。

这么大的福利,我怎么可能不试试。

说句实在话,现在的化妆技术真的了不得,带上假发的那一刻,我都认不出自己了。

穿着栗梓借来的的宽松的粉色蝙蝠衫,我真的装的好像一个哑巴,除了点头就是摇头,管家竟然就同意了。

“也好,少爷不喜欢多嘴多舌的人。”

他们这工资真高,包住不说,每天给你400块。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然后我发现管家所说的同意只是第一关,除我之外还有五六个女孩聚集在招待厅,我到更衣室就穿上了他们提供的女仆装,就做到一旁的单人沙发椅上等着邬童来审。

那些女孩真聒噪啊,三五成群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我默默的闭上眼睛假寐。

邬童来的时候我正在发呆,有两三个女孩过来搭话我也不能开口,她们说我好看我就笑笑,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女孩们自觉的站成一排,就我一个人傻了吧唧的坐着神游。

管家咳嗽了两声提高音量朝我示意:“这是邬少爷。”

我如梦初醒般站起来,邬童就那样撞进了我的视线。

他真好看。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我知道今天邬童要去给高一新生做个什么关于学生会交接工作的演讲,毕竟高三的人了还是学习为重。不得不说,他现在这样西装革履,头发梳上来露出眉毛的样子真是帅的我不要不要的。

管家是从我开始介绍的,他刚介绍完邬童就冲他点了点头。

“让她留下吧。”

“其他人你尽快安排。”

我的妈,中奖了??

我看着其他人不可思议的神情, 有一点点的恍惚。

邬童该不会认出来了吧?

喜忧参半,我真的要崩溃了。







【凯源】霸道总裁爱上我01


*没错就是之前的那个预告……写成文了开心吗hhh


【邬童视角】

一转眼,又过去了两年,我就这样步入了高三。

自从和我爸和好后,他还是很忙不常回家,我也能理解,外卖吃多了也就习惯了,偶尔试着给自己下个面也熟能生巧了。

因为高三是关键期,我爸觉得这样吃饭跟不上营养,就给家里安置了一大堆佣人,还配备了一个管家。

虽然我算是和外卖绝缘了,但是每天家里人来人往的让一个人生活久了的我极其不适。

所以理所当然的,第三天我就和管家摊牌,说最多留下一个做饭的,其他全部送走。

管家嘴上答应着,说少爷至少再加一个女仆,打扫房间,多少可以照顾一下日常生活,这也是老爷的意思。

我讨厌陌生的阿姨进来进去,而且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看着就膈应。但是我又不想和管家做些没有意义的争论,就跟管家说那个女仆必须是同龄人,不是我不要。

我心里想着未成年人是不能做雇工这种事的,所以女仆理所当然的就没有了。

管家一连几天都没了动静,家里就两个人我也乐的清静,也就没把这事放心上。

毕竟我心里确实有事。

本来该是学习最让人烦恼的时候,我却碰上了另一大难题。

感情上的难题。

我好像喜欢上了班小松。

班小松虽然大大咧咧的,也时不时的犯蠢,怕鬼,一惊一乍的,但是对棒球的热爱和坚持难能可贵。

而且他讲义气,对朋友特别好,鬼点子多,单纯又善良。

更重要的是,他长得真的很好看啊,作为一个颜控不得不提一下,他刚刚好符合我的理想型——大眼睛,小嘴索吻唇,细瘦的身材,白皙的皮肤………

要是他是女生就好了。我想。

他班小松要是女生,我就算临时不表白也追定了。

可是他是个男的啊?

男的和男的……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暂时。

毕竟我是一个有女神的人啊。


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放暑假后的第三天,我竟然在一个女孩子身上,看到了和班小松神似的一张脸。

而且这女孩现在还是我家的雇佣女仆。

这是在做梦吗!我看着招待厅沙发椅中间的女孩,使劲的掐了一下手心深处的软肉。

……疼。

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她,管家就在一边对着那个小女仆示意,“这是邬少爷。”

我看到那个洋娃娃般精致的人如梦初醒般站起来对着我深鞠一躬,一双小鹿眼写满了不知所措。

“少爷,她叫罗伊。好像是个哑巴,所以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
管家一边毕恭毕敬的补充,一边偷偷打量着我的表情。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冲管家点了点头,“让她留下吧,”我用余光略过小女仆身旁的一圈佣人,“其他人你快点安排。”

管家心领神会,10分钟后整幢邬宅就剩了我和罗伊两个人。

“你叫罗伊是吧?”我尝试着和这个女孩搭话,是波澜不惊的语调,“不能说话的话,就用手机给我发消息,你用QQ还是微信,我们加一下好友吧?”

罗伊先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又迅速的摇了摇头,两条麻花辫一甩一甩的,贼可爱。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拒绝我,只能干着急。

“你这是没有号码还是没有手机啊?”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摇了摇头。

“这样吧,你写纸条递给我。”我忘了管家说过她是个哑巴。

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罗伊点了点头,然后四下翻找。

“要纸笔是吗?”

再次点了点头。

我站起身。

“坐这等我,我去给你拿。”

当天晚上我就给罗伊配备了一块手机,只为工作联系方便,罗伊好像并不使用社交软件,我就用新手机号给她申了微信,然后我就成了她列表里唯一的好友。

我不是个很会说话的人,相反有点语死早,罗伊又不会说话,住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却连微信都聊不了几句。

罗伊有时候会出去,说买菜或者是透透气,反正只要她提要求,我没有拒绝过。

不得不承认,虽然她不会说话,但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对喜欢的人提出的要求,我怎么可能开口拒绝?



暑假第五天,我接到了班小松发来的棒球队训练通知。

【自即日起到八月十五号每天下午三点到学校操场集合。】

妈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高三八月十七号就开学了……

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给我做饭的阿姨在厨房忙活的也差不多了……我想着应该去招呼一下小女仆了。

二楼的客房收拾出来给罗伊住,我在一楼,保姆阿姨只有做饭的时候才会过来,做完饭就回去了,按理来说这饭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我却每次都叫上罗伊一起吃。

一开始我有点不好意思,好在罗伊不会说话,发条微信就当是命令了,也避免了面对面的尴尬。

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偷瞄罗伊,她真的好可爱好好看啊,我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面部表情了。她从来都不抬头看我,明明一直在低头吃,却吃的特别慢,每次我吃完她都还要吃好久。

每次我听到厨房传来水声就知道罗伊吃完了,心里有股冲动就是去帮她收拾桌子,可是我又觉得有点太刻意了,会吓到她的吧。

最终我没有去帮忙,打算睡个午觉下午好好训练。

之前因为对班小松不确定的感情,搞得我心里一团乱麻,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训练的时候也不受控制的走神。

罗伊的出现,真是一场及时雨,浇醒了我,让我看透了这一切。

这一次,我应该可以好好正正对班小松那些莫名其妙的心思,正常的和他交流,认真打棒球了吧。

想到这里,我躺在床上舒了一口气。

前所未有的放松。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你现在是罗伊你现在是罗伊…………他不会认出你的…………
班小松一边应付着身边佣人化妆打扮的手,一边暗暗给自己打气。
女仆装加上麻花辫假发,真是豁出去了。
—— ——————
“你们新招来个小女仆?”
邬童一脸不耐烦的听着管家回报。
“你们经过我同意了吗?”
管家一边讨好的给自己少爷赔了不是,一边说着好话,“这不是你总嫌弃他们年纪大了和你有代沟嘛……我们找了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比你小一岁!”
“呵。”邬童轻篾的一笑,“勾搭未成年人,倒也符合你们的风格。”
管家被堵的窘迫,但是人毕竟都已经找了,不看白不看啊,“您就去看一眼吧,人家等了两个小时呢。”
————————————
在管家的坚持下,邬童还是动摇了。
看一眼意思意思,谁不会啊。
明天就让你走人,不用谢我。
邬童心里想着,大步走向招待厅。
他刚刚在学校做了一番演讲,此时还是一副西装笔挺的样子,头发还特意打了发胶弄着造型。
要多帅有多帅。
所以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纵使班小松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实打实的惊艳了一把。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惊艳,是双向的。

——————
【一个小预告,看的人多就写个中篇hhh⁄(⁄ ⁄•⁄㉨⁄•⁄ ⁄)⁄ 】

涂个凯爷(๑•́ωก̀๑)……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我吗…………😂

【凯源】夺爱(上)


*富豪黑道凯x卧底杀手源

天府城,是全南岸最奢华最庞大的娱乐性场所。

白天,人们在这里载歌载舞,谈情说爱,表面上一片和谐。

而到了夜里,这里则成了毒品的交易所,黑道上人争先恐后地到此,做着不为人知的阴暗勾当。

步入这家灯火辉煌的娱乐厅,首先入目的,是正前方的前台,上面一张惊世骇俗的完美脸庞。

没错,天府城第一大特色,就是这位貌美无双的前台服务生,王源。
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棱角分明的侧脸和如凝脂般的皮肤,一双傲人的大长腿包裹在黑色紧身裤中。

令人魂牵梦绕。

然而,表里不一的是,王源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正相反,他是昊锐集团派来的卧底。
天府和昊锐,是全国排名不相上下的龙头企业。
近几年天府我董事长投资设立的天府城发展迅速,抢占了昊锐部分市场,令昊锐锐气大减。
明的玩不过,那就玩阴的。昊锐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杀死天府集团的boss,乘虚而入,独霸商业龙头地位。

三年前,王源得到命令,杀死天府的继承人王俊凯。

谁都知道天府的董事长王育杰,然而他的儿子王俊凯,自五岁起便随母亲移民美国,到17岁才回国接收私人教育,至于人多高长什么模样,王董事长一概拒绝透露。

这些年,王家的地盘越来越大,天府城也变得更加奢华,但是王育杰的身体也每况愈下,综合各方面考虑 ,他一定会让王俊凯继承家业。

于是他选择了待在在繁华奢靡的天府城中,迎接来宾,更是迎接新的董事长。

2月,一个微冷的晚上。

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青年来到前台,令人不得不留意的是,这人一只黑色口罩盖住了大半张脸,仅留给众人一双狭长的桃花眼。
“您好。”王源习惯性地扬起微笑,王俊凯单手撑在桌子上,桃花眼一顺不顺地盯着他,深邃的眼神好像要把人吸进去。
“我预订了房间,”王俊凯终于开口,嗓音低沉性感:“21:56分的时候,我姓王。”
王源挑了个眉,随即点开电脑,10秒后递过来一把钥匙。
王俊凯捏住钥匙晃了晃,没有离开的意思。
“还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先生。”王源表面还是标准的程式化微笑,内心却在计算着这人泡他的可能性。
“恩,我还有一件行李。”王俊凯说着抬起手腕,“一个手提箱。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急事,你能帮我送到我房间吗?”
王源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好的。”
“好,那谢谢你。”

王俊凯走出天府城,外面一辆黑色的帕加尼已等候多时。
打开副驾,驾驶座上的人冲他点了一下头。
“有情况?”
“昊锐今天晚上会在海关大厦进行一场毒品贸易,我们去抓个现行。”
“啧,报警不就好了。”
“警察靠谱还是我们靠谱。”
“…………”
王俊凯心想,我竟无言以对。
“你一会要伪装成前来购买毒品的人,我会在你身上安装窃听器,到时候他们拿出毒品,警察就会来了。”
“哦,那我怎么办。”
“自己想办法跑呗。”
“…………”
擦,走一步算一步吧。

到了海关大厦楼下,王俊凯刚打开车门,驾驶座上的男人就把他拉住了。
“带好枪。”

海关大厦一共99层,寓意久久,有屹立不倒之意,现已开发了91层。一到5层是销售区,往上有70层都是昊锐的办公区,76-90层不对外开放,而第九十一层,则被称为娱乐区。
说是娱乐区,实质上和天府城一样,进行着各种黑暗勾当。

王俊凯走进海关大厦的电梯,才发现普通电梯只有五层,而员工电梯要刷卡。
他看着一个员工走向电梯,没什么犹豫的把他给崩了,麻醉弹配消音枪,刚刚好。

91层门打开时,王俊凯惊奇地发现,居然只有一家KTV。
他带上兜帽,蓝牙耳机被掩盖在帽子之下。
“进118号房间。”

王俊凯走到尽头,才发现一共只有117个房间。
他徘徊着又转了一圈,也没看到118号房。
“千总啊,”他转向驾驶座的男人,“没有118号房。”
“不可能的,”耳机对面的男人声音没有起伏,“这是我们的卧底给的消息。”

“他有没有可能……背叛了我们?”
“理由?”
这时一个黑墨镜的男人走过来,王俊凯直觉不妙,很快便听到警报声响起。
“封锁91层,排查员工证,有入侵者。”
擦,这可不妙。
KTV中的人鱼贯而出,带墨镜的男人对王俊凯说,“先生,请到101号房,我们要排查您的证件。”
王俊凯一进包厢就麻醉了那个大个子,他盯着那大个子的衣服瞅了瞅,最后选择了换装。
出了包厢,王俊凯发现所有的墨镜男们都在把来客“请”到包厢中审查。
这时耳机那边又有了声音:“从厕所窗户跳下去。”
王俊凯一听,愣了。
“这是91层啊亲!”
“打开你的救生索,荡到90层。下面也是厕所,从哪里爬出去。”

回到车里,王俊凯说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得,还是经历的不够。”
“靠,开车说话不腰疼!”

返回天府城。王俊凯一脸凝重。
23:55分。
他刚洗完澡不多时,就有人打开门进来了。
王俊凯下意识拿起了枪,却在看到来人时手抖了一下。

“先生,您的手提箱。”

王俊凯盯着眼前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青年,笑了:“你可以陪我聊聊吗?”
王源垂眸,露出一个看似不好意思的微笑,“先生,我还有5分钟下班。”
闻言王俊凯直起身,“没关系,我们可以做点什么度过这五分钟。”
哼,装什么正人君子,不还是想泡我。
王源面上一副害羞的表情,实际上暗自打量王俊凯,深情的桃花眼,淡色的嘴唇,墨黑的细碎刘海……以及,傲人的身材。大概是刚洗过澡,这人的桃花眼是湿润的,浴袍露出一点小麦色的胸膛,还泛着水色。
作为一只颜狗,即使知道王俊凯的目的,王源仍然很没原则的,走向了王俊凯。
被人抱着跨坐在那人腿上接吻,王源若有似无地撩拨着王俊凯的神经,一举一动都像是刻意的勾引。
“嗯……你好像……很懂嗯……如何接吻……”王源是实打实的第一次做这种事,被王俊凯吻地喘不过气来。
“宝贝,对你,不需要学。”王俊凯盯着这张多少人日思夜想的精致脸庞落下密密麻麻的吻,手上动作也一刻不停,从后背滑到侧腰,再到大腿。

一时间,春光无限。一室迤逦。

王俊凯是被王源起身的动作惊醒的。他睡眠浅,任何一点小小的动静会惊动他的睡眠。
他看着王源就穿了一条内裤,摇摇摆摆地去拿自己的衣服,光滑的后背上是一对漂亮的蝴蝶骨,上面布满着暧昧的痕迹。
他慵懒地看着这一切,在王源打算离开之际叫住对方:“不打算再聊5分钟吗?”
王源身形一顿,转过来露出他那人畜无害的微笑,“得了吧,我知道你那五分钟是多久,王先生。”

关门声响起时王俊凯窝在被窝里想,都不喊我您了,小坏蛋。

收拾了一下自己,王俊凯打开电视,并不意外没有看到新闻频道上自己昨晚的“精彩事迹”。
道理其实很简单,家丑不可外扬。昊锐宁可把这事烂在肚子里,也不愿意让世人知道他们大厦昨晚闯进来一个不法分子,还让人给跑了。

说起来,他十分困惑,昊锐明明可以封锁整部大厦来逮捕他,昨晚上却单单只封锁了91层。

为什么要这样做?仅仅只是怕被顾客发现吗?

他正想着,眼神不自觉地聚焦在电话上,思绪忽的飘远了。
他还没有问那位小漂亮的电话号码。

王俊凯拿起电话,想打给前台,却摸到了一个凸起。
一个窃听器。
“擦!”王俊凯立马打开行李箱,他手头自带着检验工具。
“滴”
“滴”
“滴”
“滴”
“……”

转了一圈,满屋子都是,一共十几个窃听器。

王俊凯,第一次在自己的地方被人算计了。

回想一下昨晚干过的坏事,王俊凯竟有点脸热,不自觉地露出了虎牙。

这算什么事啊…………

TBC

涂鸦之作……我们的凯莉和萝伊◟(░´㉨`░)◜